当前位置:游戏 > 游戏业界 > 业界资讯 > 正文

严打下顶风作案 一些网络主播甘做“滚刀肉”(1)

2017-01-12 10:14:33  法制日报    参与评论()人

制图/李晓军

无论从监管的角度还是力度来说,相关部门都对网络直播行业提出了相当严格的要求,但频繁出现的乱象似乎与政策的重压导向并不相称。

究其原因,网络直播的即时性、广泛性和交互性导致监管难;相关规范性文件层级较低,对违法人的威慑效果有限

【视点关注】

来自全国50多家网络直播平台的代表近日在北京发起倡议,落实平台主体责任,共筑清朗网络空间,传递社会正能量。这也是处于舆论漩涡中的网络直播界联合起来,首次正面回应社会关切。

就在此前几天,网络直播接连被曝出问题——2016年12月29日下午,四川省成都市一名网友在某直播平台上直播吸毒,今年1月3日,警方将直播中的男子肖某及其同伴刘某抓获;2016年12月30日,安徽省灵璧县的沈某某为吸引粉丝,在澡堂洗澡的时候,利用手机在自己的微博上直播了澡堂洗澡镜头,一些女子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曝光。2017年1月3日,沈某某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目前,警方依法对其作出行政拘留4日的处罚。

网络直播乱象被曝光,直播平台回应、相关部门重拳治理,类似这种乱象与治理交织的态势,成为网络直播行业在2016年的一大特点。

社会最关心的问题是,在一批规定相继出台、一批平台和主播被处罚的背景下,网络直播乱象为何仍难绝迹?

乱象不少

毫无疑问,网络直播是2016年互联网空间的一大热门,并成为风生水起的行业之一。

网络直播自诞生以来,就是投资者争相抢占的行业“风口”,是娱乐明星互动涨粉的最快方式,甚至成为一些普通人一举成名年入百万的新途径。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2016年先后出现过两百多家直播平台,虽然在激烈的厮杀中所剩无几,但活跃的还是有数十家,其中比较火的包括斗鱼、花椒、映客、YY、全民、虎牙、熊猫等。

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经达到3.25亿,近一半网民观看过网络直播。

然而,在爆发式发展的同时,一些网络主播开始以各种“搏眼球”的表演获得高额经济回报,各种涉黄、涉毒、涉暴等直播内容层出不穷、屡禁不止。

2016年一年,网络直播乱象似乎完全停不下来。

2016年1月10日晚,名为“放纵不羁123”的男主播开通一个名为“直播造娃娃”的平台。直播过程中,不少网友直接@了警方。对此,直播平台回应称,平台管理员已在第一时间封停了“直播造娃娃”的直播间,并向警方报案。

2016年2月24日晚,网络主播“郭mini”在直播期间突然脱掉衣服。而在此事发生前一周,涉事网络直播平台刚刚发布全新主播管理条例,其中明确规定了主播着装及行为。

……

2016年11月初,一段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中两名男子在网络直播平台上直播做慈善,安排四川省凉山州某村村民站成两排,随后给村民发钱,而在直播结束后,这些人又从村民手中把钱拿了回来。

2016年12月17日,广东省中山市警方侦办了一起利用互联网直播软件传播色情淫秽信息的案件。软件“LOLO直播”通过网络直播进行淫秽表演,换取观众打赏,上线10日内便完成交易5万宗,获利达130万元。

2016年12月29日,肖某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在自己的直播账号上直播吸毒,过程长达30多分钟。5天后,肖某在德阳一家美发店内,被民警抓获。

关键词:主播直播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