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游戏 > 新闻快报 > 电脑游戏新闻 > 正文

为了在游戏中制作一个动物 他们花了整整11年(1)

2016-12-27 09:20:25  果壳网    参与评论()人

让我们来聊聊一个大舅。啊,不,一只大鹫。

这只大鹫,是《最后的守护者(Last Guardian)》的主角,一只巨大的、有着猫的身体和鹰的翅膀的巨兽。它可能是游戏设计历史上,制作最真实的动物。没有之一。

虽然名字是大鹫,但它可不是一只鸟。大鹫是猫、狗和一点点鹰的组合:我甚至可以下一个个人的判断,这AI里面六成是狗,四成是猫。不管长得再像也好,名字里有一半是猫也好,大鹫都还是像狗远远多过像猫。

因为,猫主子根本不可能那么听话啊!

《最后的守护者》中的“宠物”大鹫。图片来源:《最后的守护者》

和《最终幻想15》一样,大鹫也是一款开发长达十一年、公布迄今足有七年的“雾件”,一款传说级别的游戏。不过,和FF15待遇不同的是,几乎没有任何游戏媒体和玩家事前觉得大鹫会踩到雷——绝不可能。

因为制作人是上田文人。

反过来说,也几乎没有人和游戏媒体和玩家觉得大鹫会是震动世界人人叫好的商业大作——虽然不是绝不可能,但这可能性也未免太低了一点。

因为制作人是上田文人。

《最后的守护者》的制作人上田文人,他也是著名独立游戏ICO和旺达与巨像的制作人。

我应该先介绍一下上田文人是谁。他的作品履历很简单:包括大鹫在内,他领导开发的只有三款游戏。前两款游戏是“ICO”(2001)和“旺达与巨像”(2005):这两款游戏对今天的玩家可能已经有些陌生了,但即便拿到现在,它们也是能够象征业界的游戏名作。这两款游戏让上田文人成为了今日整个独立游戏界的精神先驱。

时至今日,用抽象的游戏过程表达复杂而细腻的情感已经不再陌生,我们每个人手头都有一打各种方面的独立游戏名作,可以用游戏玩法的语言——而非电影或文字——触及到我们心底最细腻的角落。而第一个依靠游戏内的感情表达获得商业成功,为后来人开拓道路的制作者,就是上田文人。

《ICO》(左)和《旺达与巨像》(右)。

但是,没人能预测到,这款作品居然耗费了整整11年时间和整整7年的开发时间。比FF15所消耗的时间还长,远超我们所知的一切表达感情的独立游戏。而最打动我的,是上田文人接受访谈时的那句话:“我们觉得用一个动物角色会比较快”。开发会比较快。多么吸引人的立意!这无疑就是大鹫的最初设计起点。而大鹫的羽毛和可信的动物AI,最终竟消耗了他们整整10年时间。

“会比较快”。

由于游戏的技术难度和画面复杂度,他们遇到了比想象中多得多的问题,游戏发行日期一拖再拖。在我看来,最后的守护者,或者说大鹫这10年来的工作意义在于:他做出了自从有游戏以来最真实的一只宠物,比人们在游戏中做出过的所有猫或狗都更真实——虽然大鹫并不是猫,也不是狗。

这个游戏到底为什么要花费11年的时间?这11年里上田他们除了“羽毛太多帧数太低跑不动”之外,还做了些什么事情?那么,首当其冲地,当然要从有史以来最真实的动物AI开始。让我们剥开“人工智能”这四个神秘文字的面纱,来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实现这只大鹫的。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